香港佛教殯儀


香港佛教殯儀  佛儀館

 死後49內辦超渡法事供燈、唸佛菩薩名掛經幡布施,才會改變他原本投生之界別   

  六字大明咒

亡者家屬在49天內唸六字大明咒十萬遍,能令亡者罪孽消除,甚至往生淨土。

 

I
關於我們
捐贈 手轉經輪 125元(暫停)
捐贈二部井水地下水管道過濾器給寺院
2022年11月捐贈冬天厚披單或冬天厚紅色襪(Urgent)
服務範圍
助印佛經---佛說千佛洪名寶懺(簡體字版)
開始籌建唐山大型轉經輪
2021年10月27日藏曆佛天降日掛經幡
2022年5月捐贈 3 座 佛塔(已圓滿)
佛教殯儀服務
佛顯靈及往生西方瑞相照片VIDEO (推介)
佛教網站
嬰靈之超渡法事
有關密宗
佛教常識
輪迴實證
高僧開示VIDEO
佛經動畫短片VIDEO
素食店及自製素菜 Video
念珠
慈善機構
政府有關設施及法規
破瓦法
查詢表格
絕症用的中醫及西醫處方
深圳佛教殯儀 臨終助唸
四川省佛教殯儀 臨終助唸
台灣佛教殯儀 生死教育 臨終助唸
全球佛教臨終助念團
打齋---佛教稱超渡法事
現代佛教徒守戒心理及醫學資訊

 

十、阿難贈鉢



大迦葉尊者為法的眞誠,很得到佛陀的信任,佛陀對於他,其愛護是無微不至。


在佛陀的教團堙A有所謂六羣比丘滿宿等,專門結黨犯惡,佛陀因此制下許多戒律。


有一個時期,是佛陀住在祗園精舍的時侯,六羣比丘們又在努力的蓄鉢。鉢有鐵鉢和瓦鉢的兩種,但由於產地、質料、顏色等的不同,所以分別有鐵鉢、蘇摩國鉢、烏伽國鉢、黑鉢、優伽國鉢、赤鉢等六種。那些六羣比丘,在這些鉢中,務求好的鉢,把它收藏自己的房中,好像開了陶器店一樣。


這六羣比丘,從早到晚,不知用功修道,把精神都集中在這些事上。因為在實行托鉢乞食制度的教團堙A是絕對禁止積蓄金銀衣米財物,所以他們就把興趣移向收古董的方面去。


因此,佛陀便禁止蓄鉢,制定戒律,佛陀說,如果誰再蓄鉢,就是犯尼薩耆波逸提戒(捨墮的意思)


正是佛陀將要制定這條戒律的時侯,阿難陀正獲得一個高貴的蘇摩國的鉢,想贈送給大迦葉,但眞不巧得很,大迦葉遊化到別國去,暫時不會到舍衛國來。若是依照制定的戒律不可以蓄鉢,則阿難陀就無法將這份禮物贈送給尊者大迦葉。阿難陀只得把自己的意思告訴佛陀,佛陀便問道:


「大迦葉來舍衛城的日子是那一天?


「大概要十天內他才能趕來!」阿難陀回答。


佛陀就召集大眾,講說一些頭陀嚴正之法,並稱讚大迦葉奉行頭陀法毫無缺點,教六羣比丘們要跟他學習。最後,由於阿難陀所說贈鉢的事情,特將這條戒修改成在怎樣崇高了!



十一、樂於修苦行



大迦葉一向是安心修習他的頭陀苦行。說起他修習苦行,直到老年,無論在什麼情形之下,或是什麼人勸說,他都不肯中斷他的苦行。


凡是修習頭陀苦行的人,第一要選擇空閑的地方,第二要過托鉢的生活,第三要常居一處,第四要一日一食,第五要乞食不擇貧富,第六要守三衣鉢具,第七要常坐樹下思維,第八要常在露地靜坐,第九要穿著糞掃衣,第十要住於墳墓之處。修學頭陀苦行者的生活,就要過這樣簡單的生活,也是清淨的生活。


對於大迦葉這樣的人物,不去度眾生,而喜歡離羣獨居,過苦行的生活,比較積極進步的比丘們總不太同情,他利人的悲心可以說值得人敬仰,但他弘法的熱情顯然是不够。


除了佛陀,與外道辯論、教化僧團中諸比丘的大弟子,就是舍利弗和目犍連二位尊者,大迦葉是當佛陀與此二大弟子在世的時期專心修道,期間或對在家的居士說法。當佛陀滅度後,能够代佛陀統理大眾的實力,就是在這期間養成的,他如同巨鍾一樣,沉默的時侯就是沉默,但一遇到緣,他就可以發出響亮的洪聲。


當初舍利弗和目犍連二位尊者,也曾勸過他忘去自我,發菩提心來從事弘法利生的眞理運動,大迦葉總是堅定的回答他們說:


「關於弘揚正法,教化眾生,我實在是不行了,忘去自我,多麼不容易啊! 教養那些沒有信心,或惡智的人,我實在沒有那種勇氣和毅力。我願意在自己的生活中,樹立起更艱苦的修行榜樣,讓後來者對於少欲知足的頭陀苦行知道尊重與實行。弘法利生那些艱巨的任務,全賴你們去擔當了。」


聽了大迦葉這樣說話後的舍利弗和目犍連尊者,並不感到失望,反而稱讚道:


「長老能够在這一方面樹立法幢,也是非常難得,佛法是多方面的,各人可以依着自己的志趣去實踐自己的理想,我們為長老祝福!


大迦葉最不喜歡住在竹林精舍或是祗園精舍過團體的生活,他甚至厭惡那堛漫M樂環境,他喜歡的是在露天靜坐、塚間觀屍、樹下補衣。他認為屍臭或骸骨,對於修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、不淨觀等,才更合適。


大迦葉不怕狂風暴雨,不懼日曬夜露,他枯瘦的老年之身,總是住在深山叢林的樹下,或是白骨遍野場的墓間,對於他的頭陀苦行,任何人勸說,他都不停止。



十二、佛陀分半座



大迦葉的年齡終於漸漸的老了,可是他對頭陀苦行的生活,是越過越認眞。


有一次佛陀也看不過他以衰老之年,還要生活在日曬夜露、狂風暴雨之中,想勸他中止苦行。


那是佛陀法駕住在鹿母講堂的時侯,佛陀召見大迦葉,大迦葉穿着破衲衣,鬚髮長得很長,就蹣跚的走來,這媟s皈依的比丘都不認識他就是大迦葉,看到他那儀容不整的外相,都投過來輕蔑的視線,甚至有人向前阻止他走近佛陀。


佛陀知道大家的心理,很遠的就招呼道:


「大迦葉! 你來啦! 我留了半座在這堙A你趕快到這堥荍之a!


諸比丘聽佛陀這麼一說,嚇了一跳,想不到這位老比丘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迦葉尊者。他向前頂禮佛陀後,退下幾步說道:


「佛陀! 我是您末座的弟子,要坐在佛陀所設的座位實不敢當!


這時,佛陀就向大眾敍說大迦葉廣大無邊的威德,並且說他有如佛陀修道相等的歷程,今生如不遇佛陀,他也可以覺悟,證得獨覺羅漢。


由這個事實,可知佛陀如何重視大迦葉尊者,甚至待他如賓,顯示他在教團中地位的重要。


佛陀告訴他,不要繼續苦行,把糞掃衣脫去,改穿信者所供養的輕衣,靜靜的養老,不要過度疲勞。


可是,受到佛陀這麼高的慰勞,他並不肯改變他的頭陀苦行,他向佛陀說道:


「佛陀! 頭陀苦行在我並不以為苦,反而感到很快樂,我不為衣愁,不為食憂,沒有人間的得失,我只感到清淨解脫的自由。


當然,有人說我這樣的生活太着重自利,像舍利弗、目犍連、富樓那、迦旃延尊者等,他們負起代佛陀宣揚的任務,不懼阻難,不惜身命,推動着眞理的法輪,讓眾生普沾法味,同獲法樂。我雖然沒有那股為人為法的熱情,但我不會忘記佛陀給我的恩德,就是為了報答佛陀的恩惠,我才更要過頭陀的生活。因為眾生要能得救,全靠僧團的弘法,僧團中佈教的弘法者,是人民的親教法師,他必須自身要健全,才能擔當弘法的工作,僧團的本身如何才能健全呢? 當然只有從嚴肅的生活中去培養自己的德行。佛陀教法中的頭陀行門,就是一種最嚴肅的生活方式,能習慣於這種生活,便能吃苦,便能忍耐,便能甘於淡泊,一心一德,能法為人! 佛陀! 我為了直接鞏固僧團,間接的利益眾生,我歡喜願意不捨苦行!請佛陀原諒弟子的執着!


佛陀聽後,非常歡喜,看看大迦葉,又看看諸比丘,說道:


「好得很啦! 你們諸比丘有沒有聽到長老大迦葉的話呢?將來佛陀正法的毀滅,不在天魔外道的破壞,而是在僧團的腐化與崩潰! 大迦葉的話說得很對,要弘揚佛法,讓眞理之光永照着世間,則必先要鞏固僧團。要鞏固僧團,就必須過嚴肅的生活。我的正法,如大迦葉尊者,就能負責住持!


大迦葉! 你好好去修道吧,我不勉強你,你可照你的意思去修行。要見我的話,隨時都可以來見我。」


佛陀與大迦葉,人雖二而心則一,師與弟子如兩個容器盛着同樣的水,一點不滯留而互相流動。佛陀待尊者如賓,如親友,但尊者從不忘以師禮對待佛陀,他們之間洋溢着師徒溫暖的情誼。


我們一說到佛陀或羅漢,大家都會自然而然的想像他們如同枯木寒岩般的冷酷,對於人間,一點人情沒有,其實,並不是的,佛陀或羅漢,把污穢的人情用篩過的高尚的情愛自然流露在其中。這種情愛,佛教稱之為慈悲。這個慈悲的根苗,是被盛在智慧的木框堙A如同磁石般的吸引眾生,使他們朝夕能接觸到這種崇高溫暖的人格,改良自己的習氣。


蓊鬱葱蘢的熱帶森林堙A娑婆樹的紅花盛開着,尤其是在夏天,那晚上清涼的月亮從樹梢間投射下銀色的光輝,就在這空閑寂靜的地方,大迦葉數十年如一日的修道,他那種崇高聖者的風姿,彷彿還在我們的眼前。



十三、繼承佛陀的衣鉢



歲月像石光電火般的迅速,佛陀應身化世的緣滿,就在佛陀八十歲的那一年,傳出了佛陀將要湼槃的消息。


在佛陀湼槃的這一年,先是目犍連為教殉難,然後又是舍利弗回鄉入滅,現在佛陀又將湼槃,在教團中到處都是愁雲慘霧,為了正法的流傳,以及僧團的領導,佛陀早就注意着繼承的人選。現在的教團中,年老的大迦葉尊者,和年輕的阿難陀尊者,被公認為繼承佛陀最適當的人物。尤其大迦葉尊者,所謂靈山會上正法眼藏付囑的拈花微笑,就是禪宗最初的典故。


佛陀在拘尸那迦羅城湼槃的時侯,大迦葉正在北方的鐸叉那耆國領着五百比丘在教化,他得知消息後,非常的傷心,星夜領着比丘們來到拘尸那迦羅城,有的愁眉不展、有的伏地痛哭。


但在比丘中有一個是六羣比丘之一的是跋難陀,却很歡喜的說:「你們何必要這樣傷心? 佛陀湼槃後,我們才可以自由,他老人家在世的話,會拘束我們,會管理我們,他常常說我們這個不好,那個不對的眞囉囌,也眞麻煩哪! 現在他湼槃了,我們正可以輕鬆輕鬆呢!


不等大迦葉的責罰,有一個比丘向前就要打跋難陀,大迦葉趕快阻止,並懸切的教示說:「現在佛陀進入湼槃,眾人因失了皈依而傷感,愚痴的你,怎麼反而以此為樂?」其實,尊者也想打他一頓才好。


雖然是聖者的大迦葉,此刻也不由得他心亂如麻,有時,他要像慈父教訓不肖的兒孫,顏色和言辭沉痛的說教; 有時像嚴師對待弟子,其威德嚇得人都不敢向他走近; 有時又想到法藏的結集,應召集些什麼人參加,何人說經、何人持律,他都要考慮到,他要以長老的襟度,顧慮到大法的前途。


總之,大迦葉的心是沉重的。這時佛陀的金棺放在天冠寺堙A諸弟子有的圍繞着暗暗地哭泣,有的在上面灌注很多的香油,幾次的擧火荼毘,薪都不燃。七日後,大迦葉到時,金棺中佛陀的足伸出來,尊者不禁涕淚悲泣,合掌頂禮說道:


「慈悲的佛陀! 偉大的救主! 您放心,我們會依照你的足步來行!


大迦葉說後,佛陀的足收進金棺之中,正在弟子們號哭聲中,佛陀就用三昧眞火自焚荼毘了。


從此,大法流傳的責任,就是大迦葉尊者承擔起來!



十四、三藏聖典結集



佛陀滅度後的九十日,結集法藏的典禮開始。


起初,大迦葉為了選擇結集的場所,曾費了一番苦心。竹林精舍、祗園精舍,都過於寬大,而且這些地方還有很多沒有離欲證果的比丘住着,最後他選定王舍城東南的大竹林中一個很大的石室,這個石室叫做畢波羅延石窟。


在靜寂的林中,寬大的石室堙A正是塵外中的塵外。五百阿羅漢的聖弟子,公推大迦葉、阿難陀、阿那律、優波離、富樓那尊者等為上首。尤其是尊者大迦葉以首座的身份,在大眾之前數說阿難陀的六罪,責怪他尚未證得最高的聖果等,每一罪都下一籌,其威嚴有如佛陀,一向是如天之驕子似的阿難陀,在大迦葉之前,他不敢反抗,他也只得認錯。


大迦葉的偉大,由佛陀的滅度,在那麼多的聖弟子中,他能統理大眾,並沒有把教團弄得四分五裂一事就可以知道。在佛陀湼槃的時侯,他的聲望和權威,實在是如同磐石的重要。


當佛陀在世時,那英才煥發的舍利弗和目犍連二大弟子,在教團中內外活動,做着佛陀的肱股時,大迦葉是默默的修道,就是有一些活動,都是很有限的。但到佛陀和二大弟子湼槃後,所謂水落石出,居然負擔領導起教團來,由此可以看出他高深的修養,和寬大的度量。


尊者的作風是保守的,他沒有像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尊者那麼有積極進取的精神,今日的佛教,退隱的、山林的、保守的、苦行的氣氛很重,受大迦葉的影響很大,這是不容否認的史實。


不過,大迦葉雖不能使波瀾為平地,但無論什麼難關,他都能堅忍着,安然的衝過。將佛陀的眞理之光,像穩如泰山似的普照大地,流傳於無窮的將來,具有這種人格,在當時的教團中實在沒有一個比他更適當的人選。


從結集的第二天起,阿難陀誦經,優波離誦律,富樓那誦出論議。所謂第一次給集第三藏的神聖大業,就這樣的順利完成。


我們能承受佛陀的甘露法雨,我們能擁有如大海之多的聖典,我們得感謝大迦葉尊者!



十五、龍華三會願相逢



是結集三藏後的大約二、三十年以後,大迦葉忽然厭世起來,他想:「佛陀做了我的大師,像父母愛子似的對我有如海一般深的大恩,我已為未來將大法流傳,總算報答佛陀的恩惠於萬一。現在我已變成老朽,像這樣老醜的身體,誰還愛着,不如早些湼槃為好!


大迦葉的年齡,這時已超過百歲高齡,那是無疑的。


他即刻走到阿難陀住的地方,付囑法藏,要阿難陀繼承,後來他就躍身虛空,到佛陀的八塔一一供養禮拜。


回到王舍城,他曾前去向阿闍世王告辭,守衛的說王在睡覺,他就逕往離王舍城西南八里多的鷄足山而來。山有三峯屹立,成鷄足狀。半山以上,是蓊鬱葱蘢的樹林; 半山以下,長滿了蔓草。


當尊者到達此山時,三峯裂開,自然形成他的禪座。他即刻以草席地而坐,並對自己說道:「我今將以神通力來保持這個身體,用糞掃衣來蓋覆他,等六十七億年後,彌勒菩薩降生成佛,我再去拜見他,協助他教化眾生!」他說後,鷄足三峯就合起來隱藏了他的身體。


阿闍世王知道大迦葉尊者入滅的消息,悲傷無比! 馬上往見阿難陀尊者,要他同登鷄足山一看。當阿難陀尊者和阿闍世王到達鷄足山時,鷄足三峯自然裂開,他們看到大迦葉尊者端然的入定,身上還藍覆了曼陀羅華。他兩人供養禮拜退出以後,山峯自然又合起來。他倆回顧這靜寂的林中,爾後六十七億年,尊者大迦葉將長期捧着佛陀的衣鉢,在這山中等侯彌勒尊佛的來訪,再把佛陀的衣鉢給他,以這種遺風教化,他倆不禁欽佩萬分! 像這樣美麗、玄奧、奔放的故事,在很多的經中都有同樣的記載。從這堨i以看出大迦葉偉大的人格,經萬刼而不朽! 有人說: 偉人的精神進入造化的胸中,參入天地之至奧,而生命與無終的時間同樣的悠長! 從尊者大迦葉的故事看來,尊者的生命固然是無窮無盡,就是佛陀的教化也說明了將無窮盡的流傳下去! 大迦葉尊者的一生,是多彩多姿的,從他在樹下誕生,到雕塑金人求婚; 從做十二年名義上的丈夫,到在多子塔邊皈依佛陀; 大富豪的出身,而甘願修習苦行;靈山會上的拈花微笑,能繼承佛陀的法統; 對大法的執着,到高齡一百歲的時侯,都不放鬆一步; 反對阿難陀參加聖典的結集,但到阿難陀開悟證果的時侯,又自願再將法統傳給阿難陀繼承,這實在是一位偉大人物的一生,值得我們懷念,值得我們學習。


我寫到這堙A尊者的德相和風姿,彷彿朦朧的出現在我的眼前! 我祈禱: 彌勒尊佛的龍華三會上,榮幸的能够和尊者相逢,讓我來深深的向尊者敬禮!

 
 

葵涌 大連排道36--40號 貴盛工業大廈  第一期 13樓A 1307室

(舉行法事之佛堂位荔枝角!)

電話:  96702042 郭生(請安裝wechat與我通訊)

佛儀館微信Mr-Kwok96702042

(因太多行騙電話,沒有來電顯示電話,均不接聽。)

如果臨終之人能聞六字大明咒,或甚至死後才向其屍體或骨骸誦六字大明咒,該人之意識即刻由下三道之中得到解脫,往生上三道,終得證果。如是此六字大明咒之功德利益不可勝數。

   

歡迎連結,功德無量。

 

願此殊勝功德 迴向法界有情

盡除一切罪障 共成無上菩提 


願以此網站所有佛經之功德迴向法界有情,一切中陰身眾生,蒙諸佛菩薩接引、業障消除、善業增長,隨願往生西方淨土。

為感謝各搜尋網站弘揚佛教殯儀網站,再以此網站所有佛經之功德迴向Google、雅虎、百度、新浪等員工,事業如意,身體健康,早證菩提。


 

 

 

Powered by ABCH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