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佛教殯儀


香港佛教殯儀  佛儀館

 死後49內辦超渡法事供燈、唸佛菩薩名掛經幡布施,才會改變他原本投生之界別   

  六字大明咒

亡者家屬在49天內唸六字大明咒十萬遍,能令亡者罪孽消除,甚至往生淨土。

 

I
關於我們
捐贈 手轉經輪 125元(暫停)
捐贈二部井水地下水管道過濾器給寺院
服務範圍
助印佛經---佛說千佛洪名寶懺(簡體字版)
開始籌建唐山大型轉經輪
2021年5月19日藏曆佛誕日掛經幡
2020年11月捐贈 3 座 佛塔(功德圓滿)
佛教殯儀服務
佛顯靈及往生西方瑞相照片VIDEO (推介)
佛教網站
嬰靈之超渡法事
有關密宗
佛教常識
輪迴實證
高僧開示VIDEO
佛經動畫短片VIDEO
素食店及自製素菜 Video
念珠
慈善機構
政府有關設施及法規
破瓦法
查詢表格
絕症用的中醫及西醫處方
深圳佛教殯儀 臨終助唸
四川省佛教殯儀 臨終助唸
台灣佛教殯儀 生死教育 臨終助唸
全球佛教臨終助念團
打齋---佛教稱超渡法事
現代佛教徒守戒心理及醫學資訊

 

漫 談 科 學與 佛 教

- - 5000 和 對 佛 教 感 興 趣 的 朋 友 們


劍 平

【 編 者按】


天 下 論 壇, 科 學 和 佛 法 的 本 質 是 什 麼 ? 兩 者 的 關 係如 何? 當 代 知 識 份 子 應 該 如 何 看 待 佛 法?本 文 作 者 作 為 一 名 自 然 科 學 博 士, 一 名 佛法 的 正 信 者, 現 身 說 法, 對 此 問 題 談 了 自己 的 看 法。 我 們 認 為 , 本 文 值 得 一 切 文 化人 閱 讀、 沈 思 和 討 論。 以 期 正 確、 透 徹 地體 悟 佛 法 精 髓。


科 學 工 作者 應 該 瞭 解 佛 法-- 這 是筆 者 撰 寫 本 文 的 期 盼。 自 從 有 人 類 歷 史 以來, 宗 教 文 化 和 科 學 文 化 並 駕 齊 驅, 主 宰著 整 個 人 類 文 明 的 發 展 進 程。


佛 教 和 佛法 是 有 區 別 的。 佛 法 是 從 無 始 以 來, 到 盡未 來 際, 法 爾 如 是。 佛 教 則 是 釋 迦 牟 尼 親手 創 立 的 宗 教。 是 由 佛、 佛 法 和 住 持 佛 法的 僧 團 所 組 成。


佛 教 和 科學 都 在 佛 法 的 統 攝 和 涵 融 之 中, 它 們 都 是佛 法, 而 佛 法 並 非 僅 是 它 們。 因 為 佛 法 是遍 一 切 處 的。


佛 法 從 來都 不 舍 離 科 學, 而 科 學 企 圖 與 佛 法 分 割,對 立 開 來, 另 外 成? 一個 獨 一 無 二 的、 至 高 無 上 的 真 理。 則 是 癡心 妄 想! 這 個 結 論 無 須 展 望 歷 史, 只 需 回顧 歷 史 便 可 得 到 證 實。


站 在 佛 法的 立 場 上 看 待 科 學 和 站 在 科 學 的 立 場 上 看待 佛 學, 從 來 都 是 既 相 悖 又 相 容 的。 科 學家 比 較 難 以 信 解 佛 法, 其 障 礙 不 是 來 自 佛法, 而 是 來 自 科 學 本 身! 人 們 所 學 到 的 舊知 識 通 常 會 成 ? 學 習 新知 識 的 障 礙。 通 過 理 性 知 識 的 積 累 去 認 識佛 法 的 究 竟 又 是 永 遠 不 可 能 的。 原 因 很 簡單- - 背 道 而 弛!


然 而, 對科 學 的 追 求 有 時 會 使 我 們 返 求 諸 已, 趨 向精 神 的 本 源, 這 就 是 所 謂 的" 宗教 覺 醒" 。 美 國 天 體物 理 學 家 瓊 斯 先 生 說:" 當我 們 對 宇 宙 奧 秘 的 探 索 越 來 越 深 入 的 時候, 我 們 越 是 深 思 自 我 人 生 真 諦 以 及 人 類在 宇 宙 中 應 處 的 位 置 . . . . . .。"


對 佛 法 的認 識 機 緣 和 會 取 程 度, 不 是 由 知 識 文 化 水平 的 高 低 來 決 定 的, 而 是 由 生 命 個 體 在 流轉 輪 回 的 長 河 中 的 因 果 業 力 所 決 定 的。 就現 在 來 講, 取 決 於 煩 惱 障 ( 我 執 ), 和 所知 障 ( 法 執 ) 的 深 重 程 度。


與 科 學 的目 的 不 同 的 是: 佛 法 不 是 詮 釋 這 個 世 界 或者 改 造 這 個 世 界。 它 是 闡 明 這 個 世 界 的 實相、 並 教 導 我 們 如 何 與 之 相 應。


老 子 云:"? 學 日 增,為 道 日 損, 損 之 又損, 以 致 于 無 為 , 無 為 而 無 不 為 。" 科 學 是 有 著 極 強 的 求 知 欲和 追 求 欲, 它 是 人 類 思 維 活 動 有 為 的、 順向 的 外 延 擴 張。 這 種" 有我 所 做" 的、 以 滿 足自 身 欲 望 ( 特 別 是 物 質 欲 望 )為 目 的 的 精神 和 行 為 , 在 佛 法 中 稱 為 " 流轉 門"。 它 是 苦 的、束 縛 的、 虛 妄 不 實 的! 佛 法 所 宏 揚 的 是 回歸 精 神 的 本 源, 以 無 為 的 精 神 思 維 活 動 來修 正 自 身 的 一 切 行?,從 而 達 到 無 不 為 的 知 慧 境 界。 它 是 逆 向 的、樂 的、 真 實 的、 解 脫 的。 在 佛 法 中 稱 為 " 還 滅 門"


 " 順 則 凡, 逆 則 仙"


佛 法 不 離科 學, 但 超 越 科 學。 佛 法 是 宗 教, 但 超 越宗 教。 佛 法 能 夠 包 融 和 統 領 一 切 科 學 文 化領 域 但 又 不 成? 他 們,不 替 代 它 們。 在 究 竟 意 義 上 是" " " " 的 關 係。


用 科 學 實驗 的 方 法 來 詮 釋 和 求 證 佛 法 的 根 本 義 理 是永 遠 辨 不 到 的! 因 為 科 學 的 方 法 從 來 都 是有 缺 陷 的、 不 完 善 的。 從 而 決 定 了 它 永 遠是 在 發 展 和 修 正 之 中。 而 佛 法 即 是 如 來,如 來 者, 如 其 本 來。 過 去 現 在 未 來, 法 爾如 是。 佛 法 從 一 開 始 就 已 經 至 真、 至 善、至 美、 究 竟 圓 滿 了! 佛 法 的 第 一 義 諦 不 應該、 也 不 須 要 繼 續 去" 完善" " 發展"。 它 已 經 是" 摩 訶 般 若 波 羅 密" (至 大、 至 多、 至 圓 的、 完 滿 的、 智 慧 的 彼 岸)。 它 已 經 是" 阿 耨多 羅 三 貌 三 菩 提" (無 上、 正 等、 正 覺 )。 我 們 所 要 做 的 只 是皈 依 它、 信 解 它、 受 持 它, 最 終 成 為 它!


科 學 工 作者 應 該 瞭 解 佛 法, 並 在 佛 法 中 得 受 利 益。果 能 如 此, 則 對 人 類 文 明 的 貢 獻 是 難 以 想象 的! 人 類 在 物 欲 的 驅 動 下, 科 學 的 發 展一 日 千 里, 迅 猛 非 常。 然 而, 科 學 家 對 宇宙 的 認 識 和 人 類 自 身 的 認 識 幾 乎 還 是 一 張白 紙! 以 致 于 成 了 科 學 家 的 兩 大" 盲區"。 與 之 相 反, 佛法 則 是 從 探 索 宇 宙 人 生 真 理 上 入 手, 且 以此 為 最 終 之 目 的。 佛 教 中 歷 代 高 僧 大 德 對宇 宙 人 生 究 竟 圓 滿 的 認 識 境 界 是 科 學 家 所無 法 企 及 的, 人 們 對 一 些 超 自 然 規 律 的 所謂" 反 科 學" 現象 除 了 斥 責 以 外 就 沒 有 別 的 說 法 了。 要 想解 釋 這 種 現 象 就 必 須 獲 得 這 種 智 慧, 而 要獲 得 這 種" 般 若 智 慧" 除 了 按 照 佛 法 所 指 示 的 途經 去 做 以 外, 別 無 他 途!


一 個 人 的知 識 再 豐 富, 都 不 可 能 擁 有 全 人 類 所 創 造的 知 識 和 文 化。 更 何 況 人 類 還 未 擁 有 和 正在 擁 有 的 知 識 和 文 化! 科 學 家 若 想 獲 得 一杯 淨 水, 就 必 須 先 將 滿 杯 子 的 油 渣 倒 掉,然 後 才 能 裝 進 佛 法 的 淨 水, 否 則 再 多 的 淨水 加 進 去 還 是 一 杯 油 渣!


企 望 佛 法和 科 學 在 遙 遠 的 將 來 在 某 一 點 上 完 全 交 合圓 融 的 人, 除 了 不 懂 佛 法 以 外、 也 不 懂 科學。 科 學 家 在 從 事 科 學 工 作 的 同 時, 還 應學 習 佛 法。 這 就 已 經 足 夠 了。 那 麼, 不 學習 佛 法 也 不 相 信 佛 法 可 以 嗎? 當 然 可 以。科 學 家 不 相 信 佛 法 甚 至 排 斥 佛 法 既 不 會 把佛 法 怎 麼 樣 也 不 會 對 科 學 有 妨 礙。 但 是,這 並 不 意 味 著 你 就 在 佛 法 的" 圈子" 以 外 了。 倘 若 你自 認 為 一 切 做 業 都 可 以 逃 出 佛 法 所 示 的 因果 律 的 話, 那 真 是 愚 不 可 及!


科 學 代 表了" 實 事 求 是" " 真理" 的 化 身。 但 它 的另 一 面 卻 充 滿 了 謊 言 和 迷 信。 數 不 清 的 假設、 猜 測 和 推 理 充 滿 了 各 種 科 學 領 域。 並被 人 們 當 做 金 科 玉 律 來 奉 行。 人 類 為 " 科 學 的 迷 信" 而付 出 的 代 價 並 不 比 為 " 宗教 的 迷 信" 所 付 出 的代 價 少。 人 類 得 益 於 科 學, 又 受 害 於 科 學。


筆 者 從 大學 畢 業 以 後, 一 直 從 事 科 技 方 面 的 工 作,把 佛 法 當 作 迷 信 看 待, 將 信 仰 宗 教 的 當 作愚 味 無 知 的 一 群。 最 初 接 近 佛 法, 是 因 為對 生 命 問 題 的 困 惑, 而 科 學 對 此 又 無 能 為力。 儘 管 如 此 , 仍 然 是 帶 著 質 疑, 批 判 的態 度 去 審 視、 研 究 佛 法。 然 而, 做 蘿 也 沒想 到 會 因 此 而 改 變 了 我 的 人 生 觀、 世 界 觀和 宇 宙 觀! 人 生 的 機 緣 和 境 遇 實 在 不 可 思議。


佛 法 是 實踐 法, 而 不 是 空 洞 的 理 論。 佛 教 所 有 的 語言 文 字 都 是 敲 門 磚。 科 學 雖 也 實 踐, 但 與佛 法 的 實 踐 方 法 是 絕 然 不 同 的。 在 實 驗 室中 得 出 來 的 科 學 理 論 是 可 以、 而 且 必 須 用語 言 文 字 來 表 述 的, 否 則 便 被 視為 " 非 科 學""偽科 學"。 無 論 是 在 實驗 室 中 暫 時" 證 實" 了 的 科 學 結 論 還 是 猜 測、聯 想 和 推 論, 都 以 語 言 文 字 的 表 述, 堂 而皇 之 地 成為 科 學 的 化 身! 佛 法 則 全 然 相 反,語 言 文 字 是 佛 法 的 借 喻 而 非 佛 法 的 本 身。佛 教 的 三 藏 十 二 部。 八 萬 四 千 門, 只 不 過是 指 路 牌 而 已。 只 有 通 過 修 行 實 踐 覺 悟 了的 人 才 是 佛 法 的" 化身"。 而 未 覺 悟 的 人仍 然 擁 有 佛 法 的 本 體, 而 不 同 的 是 未 覺 悟而 已。 覺 行 圓 滿 的 人 是 沒 有 絲 毫 的 疑 慮 和障 礙 的, 在 他 那 絕 對 不 會 有 任 何 等 待 求證 的" 科 學 定 理"。對 於 一 個 開 悟 的 人 來 說, 他 無 論 做 什? 都 是 對 的。 許 多 人 不 接 受也 不 承 認 這 一 真 實 是 可 以 理 解 的。 一 個 人的 聰 明 才 能 與 他 的 般 若 智 慧 不 一 定 成 正比。


地 球 上 的道 理 放 到 太 陽 系 就 不 適 用, 太 陽 系 的 定 理放 到 銀 河 系 也 不 一 定 成 立。 譬 如" " 這個 計 量 單 位, 地 球 人 擁 有 一 噸 金 子, 可 謂大 福 報 了! 但 若 把 它 放 在 宇 宙 中 就 毫 無 意義 了。 人 類 的 價 值 觀、 科 學 觀 只 是 在 這 個狹 小 的 地 球 上 暫 時 性 的 精 神 支 柱。 他 們 的緣 起 性、 虛 幻 性、 無 常 性 其 實 並 不 難 領 悟。科 學 家 難 以 看 破 的 原 因 之 一 是 他 們 發 明 的認 識 世 界 的 方 法 和 手 段 太 多 太 多 了, 以 致於 遮 蓋 了 本 來 具 足 的 自 性 智 慧。 由 於 蒙 塵太 厚, 導 致 人 們 根 本 就 不 相 信 有 這 個 圓 滿的 佛 性 智 慧 的 存 在。 這 也 是 諸 佛 世 尊 應 現於 世 宏 法 利 生 意 義 所 在。 佛 法 所 開 演 的 是宇 宙 人 生 實 相 的 無 上 大 法 , 具 有 唯 一 性、不 共 性、 永 性。 在 過 去, 現 在 和 未 來 的無 量 時 空 中 都 是 放 之 四 海 而 皆 準 的 絕 對 真理! 除 此 之 外 的" 真理" 都 是 相 對 相 持,相 似 相 續 的。 都 是 阿 賴 耶 識 中 的 雜 染 種 子,其 特 徵 就 是" 生 滅 不斷", 就 是" 無常"


我 們 知道, 牛 頓 是 近 代 理 論 物 理 學 的 奠 基 人, 他發 現 創 立 的 物 理 學 三 大 定 律 ( 萬 有 引 力、作 用 和 反 作 用 力、 力 等 於 質 量 和 加 速 度 之積 ( F = m a )。 直 到 現 在, 仍 然 是 科 學界 的 基 礎 理 論 之 一。 然 而, 隨 著 科 學 技 術的 發 展, 人 類 的 視 野 已 經 沖 出 地 球。 奔 向宇 宙。 在 超 宏 觀 和 超 微 觀 領 域 堙A 牛 頓 定理 就 無 能? 力 了。 於 是,廣 義 相 對 論 和 量 子 力 學 這 些 與 舊 科 學 相 悖的 新 科 學 便 出 現 了 。 故 此, 才 使 得 物 理 能夠 繼 續 演 進 和 發 展 下 去。 然 而, 量 子 力 學就 能 夠 完 全 解 決 人 們 認 識 微 觀 世 界 的 問 題嗎? 科 學 家 曾 斷 言, 基 本 粒 子 是 最 微 觀 的物 質 形 態, 只 要 發 現 一 個 新 的 粒 子 便 可 獲得 諾 貝 爾 獎。 隨 著 時 間 的 推 移, 到 處 都 有新 粒 子 被 發 現。 科 學 家 終 於 認 識 到 這 是 一個 無 窮 盡 的 過 程! 令 人 震 驚 的 是 人 們 還 發現 了 比 粒 子 更 小 的 質 量 單 位 ( 誇 克 ), 更令 人 震 驚 的 是 證 實 還 有 比 誇 克 更 微 觀 的 質量 單 位 存 在 . . . . . .


科 學 家 的工 作 是 很 有 意 義 的, 他 們 總 是 在 一 次 又 一次 驚 愕 中 重 新 認 識 這 個 世 界。 如 果 他 們 去讀 一 遍 《 金 剛 般 若 波 羅 密 經》, 則 對 所 有的 問 題 都 會 有 一 個 全 新 的 認 識:" 若是 微 塵 為 實 有 者, 佛 則 不 說 是 微 塵 為 。 所以 者 何 為 佛 說 微 塵 為, 即 非 微 塵 為, 是 名微 塵 為 "


數 學 是 非常 邏 輯 性 的 一 門 科 學, 它 建 立 在 高 度 嚴 密和 確 定 的 基 礎 上, 然 而 事 實 是, 許 多 重 大的 數 學 概 念 和 命 題, 都 是 建 立 在 不 確 定 原理 上, 猜 測 和 推 斷 俯 拾 皆 是。 例 如," 無 窮 大"" 無窮 小" 這 一 類 不 確 定概 念 在 數 學 完 全 是 當 做 一 個 確 定 的 原 理來 運 用 的。 又 如," 負數 不 能 開 平 方 " 是 一個 數 學 定 理, 而 這 個 定 理 又 反 過 來 限 制 了數 學 的 演 進 和 發 展。 於 是 科 學 家 們 只 好 違背" 科 學" 的精 神。 網 開 一 面, 人 為 地 設 一 個 虛 數 ( i= - 1 )。 若 非 如 此, 初 等 數 學 就 無 法 順利 地 過 渡 到 高 等 數 學。 這 實 在 是 一 個 諷 刺,這 可 以 看 出 科 學 家 也 有 非 科 學 態 度 和" 橫 蠻 無 理" 的一 面 。 所 以, 高 等 數 學 的 鼻 祖、 英 國 的 萊布 尼 茲 先 生 曾 說:" 數學 是 一 個 站 在 污 泥 上 的 巨 人, 它 沒 有 堅 實的 基 礎。" 又 如 普 朗克 先 生 的 熵 定 律: 在 絕 對 溫 度 零 度 下 的 純水 晶 的 熵 等 於 零。 事 實 上 根 本 就 沒 有 直 接測 量 絕 對 熵 的 方 法, 這 是 永 遠 也 無 法 主 宰的 定 律! 在 人 類 歷 史 上, 有 少 數 所 謂" 科 學 " 的衛 道 士, 一 面 大 罵 宗 教 的 迷 信, 一 面 霸 道地 要 人 們 接 受 他" 科學" 的 迷 信, 佛 法 稱之為 " 顛 倒 見"。實 際 情 況 是:" 科 學的 態 度" 並 不 完 全 是" 實 事 求 是" 的態 度。


佛 教 認 為, 耩 成 生 命 的 緣 起 是 由" 色、受、 想、 行、 識" 這 五蘊 緣 聚 的 一 合 相, 是" " " " 的 統 一 體, 是 幻 起 幻 滅 的短 暫 假 相。 一 切 生 命 現 象 都 是 由 業 力 的 推動 和 牽 引 所 形 成 的 果 報 , 它 客 觀 存 在, 但又 不 是 真 實 的。 非 但 生 命 如 此, 宇 宙 萬 法皆 是 如 此。 許 多 科 學 家 僅 從 生 命 的 物 質 形態 入 手 去 研 究 生 命 現 象, 而 且 最 終 硬 要 將生 命 現 象 歸 結 為 物 質 形 態。 這 是" 僵化 的 唯 物 論" 的 普 通特 徵! 儘 管 科 學 家 在 實 驗 室 中 通 過 化 學 方法 對 生 命 科 學 的 研 究 取 得 了 許 多 重 大 突破, 但 仍 然 還 在 迷 宮 轉 怪 圈。 原 因 是 他們 的 研 究 方 法 有 問 題, 他 們 所 選 擇 的 道 路從 一 開 始 就 注 定 不 會 到 達 目 的 地。 科 學 家一 方 面 相 信 生 命 是 由 物 質 為 生 的。 另 一 方面 他 們 始 終 無 法 在 實 驗 室 用 化 學 組 合 創 造一 個 生 命, 非 但 生 命, 就 是 一 棵 草 也 造 不出 來。 在 當 今 人 類 已 經 登 上 月 球 的 科 技 昌明 的 時 代 , 象 諸 如" 牛吃 了 草 可 以 變 成 奶, 而 人 吃 了 草? 何不 能 變 成 奶?" 這 樣一 些 看 似 簡 單 的 生 命 現 象 , 科 學 家 卻 未 能給 予 一 個 滿 意 的 答 復。 本 世 界 六 十 年 代,英 國 傑 出 的 科 學 家 克 拉 克 先 生 宣 稱:" 耩 成 生 命 最 基 本 的 物 質 是" D N A" 分子。 ( 即 脫 氧 核 糖 核 酸 ) 雖 然 如 今 已 被 科學 界 廣 泛 的 認 可 。 但 問 題 是: 生 命 應 該 由物 質 和 精 神 兩 種" 形態" 組 合 而 成。 這 是顯 而 易 見 的 事 實, 假 如 一 個 人 死 了, 他 的" D N A" 的存 在, 能 說 這 個 生 命 體 仍 存 在 嗎? 又 倘 若精 神 是 由 物 質 為 生 的, 則 特 定 的" DN A" 只 能為 生 特 定的, 一 不 變 的 精 神 元 素。為 什 麼 同 一 個" D N A"為那 間 為 生 善 念 ,為 那 間 又為生 惡 念 呢? 乃 至於 千 奇 百 怪、 相 互 矛 盾 和 對 立 的 思 維 活 動都 是 由 這 個 看 得 見、 摸 得 著 的" DN A"" 製 造" 出 來 的 嗎? 如 果 是 的, 那 麼它 又為 什 麼 要" 製 造、如 何" 製 造" 呢? 可 能 是 為 了 自 圓 其 說。克 拉 克 先 生 用 了 二 十 年 多 時 間 研 究" 精 神 的 起 源" 問題, 最 後 他 向 全 世 界 宣 布:" 精神 不 存 在" ( 1 9 96 年 廣 州 日 報 科 技 版 )! 這 位 科 學 家 開 始向 佛 教" 五 蘊 皆 空" 的 理 論 靠 近 了! 然 而 問 題又 來 了: 既 然 精 神 不 存 在, 又 是" " 在 認 識、 研 究" DN A" 呢?!


科 學 的 定律 一 部 份 是 人 類 不 完 善 的 認 識 能 力 通 過 有缺 陷 的 感 官 在 狹 小 的 時 空 範 圍 中 用 不 完 善的 實 驗 方 法 和 手 段 暫 時 獲 得 的, 而 另 一 部分 則 完 全 是 推 敲 和 猜 測。 所 以, 許 多" 科 學 結 論" 注定 是 在 不 斷 地 變 化、 修 正 和 消 亡 之 中。 無論 科 學 家 是 否 承 認, 他 們 的 感 官 ( 眼、 耳、鼻、 舌、 身 ) 和 認 識 能 力 ( 意 ) 是 有 缺 陷和 不 完 善 的, 這 種 被 污 染 了 的" 六根" 所 發 現, 發 明 和演 繹 出 來 的 結 論 和 理 論 必 然 也 是 不 完 美的、 有 缺 陷 的、 不 真 實 的。 而 要 獲 得 完 美的 知 識, 唯 一 的 途 經 是 去 接 近 那 個 完 美 的源 頭, 這 個 源 頭 就 是 吾 人 本 具 無 漏 智 慧 的清 淨 自 性! 接 受 它 的 方 法 就 是 佛 法。


二 仟 五 百年 前, 釋 迦 牟 尼 開 演 為 佛 法, 是 不 需 要 用科 學 實 驗 的 方 法 來 證 實 和" 承認" 的。 更 不 需 要 隨著 科 學 的 進 步 來 修 正, 完 善 的 發 展。 佛 教從 創 建 以 來 就 沒 有 留 下 半 點 餘 地 讓 後 人 去發 展 和 完 善。 因 為 它 從 一 開 始 就 是 完 善 和圓 滿 的。 科 學 家 擁 有 了 佛 法 的 般 若 智 慧 不但 可 以 促 進 科 學 技 術 的 發 展, 更 為 重 要 的是: 使 科 學 研 究 保 持 在 文 明、 健 康、 正 確的 軌 道 之 上。 才 能 使 科 學 成 果 真 正 造 福 於人 類 而 不 是 為 害 於 人 類, 才 能 給 人 類 帶 來幸 福 而 不 是 災 難, 才 能 美 化 人 類 生 存 的 環境 而 不 是 破 壞 甚 至 毀 滅 這 個 環 境。


佛 教 是 佛佗 對 九 法 界 為 生 的 言 教, 它 闡 述 的 是 宇 宙人 生 的 實 相, 並 指 出 了 為 生 與 此 實 相 相 應的 解 脫 之 路。 宇 宙 是 指 時 間 和 空 間 的 幻 有狀 態, 莊 子 雲:" 四方 上 下 謂 之 宇, 古 往 今 來 謂 之 宙" 。人 生 是 指 我 們 自 己 因 業 力 的 推 動 在 生 死 流轉 的 過 程 中 的 幻 有 狀 態。 宇 宙 和 人 生 是 一回 事, 是 心 和 物 的 絕 對 統 一, 但 又 不 是 心,不 是 物。 它 們 是 幻 起 幻 滅 的 緣 起 假 相, 是空 無 自 性 的 實 相。 實 相 即 是 無 相。 因 心 的妄 相 執 著 故, 於 無 相 中 生 起 幻 有 假 相。 佛法 對 宇 宙 人 生 的 實 相 認 識, 是 無 法 靠 科 學實 驗 的 手 段 來 實 現 的, 也 無 法 用 感 覺 思 維、邏 輯 思 維、 抽 象 思 維、 概 念 思 維 來 實 現。必 須 用 " 禪 的 思 維" 來 實 現! 佛 經 即 是" 禪 思" 之途 經。 深 入 經 藏 的 過 程 也 是" 禪思" 的 過 程。


由 於 人 類感 官 和 認 識 的 局 限 性, 使 得 科 學 研 究 的 方法 只 能 是 將 宇 宙 萬 象 分 成 塊 塊 片 片 來 孤 立地 進 行, 不 能 站 在 把 握 宇 宙 全 體 的 境 界 上來 認 識 個 別 的 事 物。 正 如 佛 經 所 喻 的" 盲 人 摸 象"。美 國 天 文 學 家 華 德 爾 在 繪 製 星 體 圖 時, 只能 根 據 天 文 望 遠 鏡 的 能 視 空 間 來 推 演 銀 河系 的 星 體 佈 局。


隨 著 哈 勃望 遠 鏡 的 每 一 次 改 進, 星 體 圖 都 要 重 新 繪製。 因 為 原 先 的 肯 定 又 錯 了! 人 類 能 看 到的 最 遠 的 星 體 離 地 球 有 1 5 0 億 光 年, 換句 話 來 說, 我 們 現 在 所 見 到 的 是 1 5 0 年以 前 星 體, 它 現 在 是 個 什 麼 樣, 則 只 能 等到 1 5 0 億 年 後 才 知 道! 而 釋 迦 牟 尼 佛 在2 5 0 0 年 前 就 對 三 千 大 千 世 界 了 如 指掌, 在 欲 界、 色 界、 無 色 界 三 界 中 有 三 十三 個 界 定 範 圍, 而 生 命 則 以 十 種 不 同 的 形式 和 等 級 遍 及 於 三 界, 乃 至 三 千 大 千 世 界中, 在 華 藏 世 界 內 有 十 種 不 可 說 佛 為 微 塵香 水 海, 無 極 無 盡。 有 無 數 個 象 西 方 極 樂世 界 的 星 體, 並 且 仔 細 詳 盡 地 解 說 那 的情 況。 他 告 訴 人 們 地 球 就 象 一 個 橢 圓 形 的庵 摩 羅 果, 這 是 2 0 0 0 年 以 後 才 被 科 學家 證 實 的 啊! 他 還 說 一 碗 水 中 有 八 萬 四 千生 命, 如 果 人 類 未 發 現 顯 微 鏡, 恐 怕 到 現在 還 認? 佛 佗 是 在 講 迷信 了! 所 有 的 科 學 定 律 都 只 能 在 特 定 的 時空 中 成 立, 它 們 多 數 從 一 開 始 就 注 定 會 遭到 修 正 甚 至 否 定 的 命 運。 釋 迦 牟 尼 佛 觀 察宇 宙 就 象 一 個 視 力 正 常 的 人 觀 察 大 象 一樣, 而 科 學 的 方 法 則 是 一 群 盲 人 在 摸 象,他 們 研 究 的 成 果 絕 不 是 大 象 的 全 體 和 真實。 佛 佗 教 我 們 要" 但求 本, 不 愁 未"。 他說 法 四 十 九 年, 種 種 方 便, 長 說 短 說、 橫說 豎 說, 並 非 是 想 告 訴 我 們 大 象 鼻 子 有 多長, 尾 巴 多 少 毛 這 類 技 術 的 問 題, 而 是 教我 們 這 群 盲 人 睜 開 眼 睛 而 已!


睜 開 雙眼, 一 切 豁 然! 即 知 萬 法 盡 在 真 如 自 性 中!


佛 法 是 緣起 法。 一 切 精 神 和 物 質 現 象 都 在 緣 聚 緣 散的 因 果 關 係 中 為 那 間 生 滅 不 斷。 佛 法 告 訴我 們: 一 切 生 命 現 象 是" 生、老、 病、 死"。 一 切 精神 現 象 是" 生、 住、異、 滅"。 一 切 物 質現 像 是" 成、 住、 壞、空"。 宇 宙 的 演 變 是由 無 數 個" 成、 住、壞、 空" 相 似 相 續 的、鏈 狀 的 迴 圈 。 由 于 生 業 力 的 推 動 循 延 因 果關 係 的 法 則, 如 蘿 幻 泡 影 般 地 緣 起 緣 滅。本 世 紀 未, 科 學 家 根 據 光 譜 分 析 的 方 法,驚 異 地 發 現 宇 宙 是 在 不 斷 地 膨 脹 的 過 程 之中, 所 有 的 外 星 體 都 在 遠 離 地 球 而 去。


於 是 宇 宙爆 炸 論 開 始 熱 門 起 來。 科 學 家 認 為 宇 宙 原本 象 針 尖 那 麼 大 的 一 點, 約 在 1 5 0 億 年前" 突 然" 發生 大 爆 炸, 於 是 宇 宙 開 始 形 成 並 不 斷 地 演變, 而 且 能 量 的 釋 放 還 在 繼 續。 根 據 愛 因斯 坦 的 相 對 論 學 說, 有 膨 脹 就 有 收 縮, 當能 量 釋 放 完 以 後, 宇 宙 又 開 始 返 回 原 始 狀態 的 那 一 點, 然 後 又 會 有 一 次 新 的 爆 炸 .. . . . .。 這 與 2 5 0 0 年 前 釋 迦 牟 尼所 說 多? 相 似! 佛 教 認為 每 一 個 世 界 都 要 經 歷 成 劫、 住 劫、 壞 劫、空 劫 這 四 個 階 段 的 演 變。 一 個 小 劫 約 八 百三 十 九 萬 千 年, 二 個 小 劫 為 一 個 中 劫, 成、住、 壞、 空 各 有 二 十 個 中 劫, 八 十 個 中 劫為 一 大 劫。 而 我 們 的 地 球 正 處 在 住 劫 的 第九 劫。 信 不 信 由 你! 然 而, 除 了 釋 迦 牟 尼以 外, 有 誰 能 這 般 詳 細 地 敘 述 宇 宙 的 奧 秘呢?


長 期 以來, 科 學 家 一 直 認 為 時 間 是 一 個 絕 對 的 運動 相, 它 就 象 一 條 長 河, 從 遙 遠 的 過 去 一直 流 向 遙 遠 的 未 來。 而 空 間 則 是 一 個 永 琱 變 的 靜 止 相。 時 間 和 空 間 是 既 相 依 相 續,又 互 不 相 干 的 兩 個 獨 立 的 自 然 形 態 ( 佛 教稱為 法 ), 而 物 質 形 態 ( 佛 教 稱 為 色 ) 不會 影 響 時 間 和 空 間。 愛 因 斯 坦 最 初 也 支 援這 種 觀 點, 哈 勃 先 生 的 光 譜 分 析 理 論 改 變了 愛 因 斯 坦 的 看 法, 從 而 導 致 了 他 的 廣 義相 對 論 誕 生。 時 間、 空 間 和 物 質 是 不 可 分的, 相 互 影 響 和 作 用 的。 而 速 度 概 念 同 時空 聯 繫 起 來 就 讓 人 大 開 眼 界 了! ( 速 度 的特 徵 很 相 似 於 佛 法 中 的" " 的 特 徵 ) 當 速 度 達 到 某 一極 值 時。 ( 即 " " 無 所 住 時 ) 時 間 就 會 放 慢、停 止, 甚 至 倒 退! 人 們 通 過" 時間 隧 道" 可 以 輕 易 地返 回 過 去 和 超 越 未 來。 但 這 只 是 理 論 上 成立, 在 實 踐 上 卻 沒 有 證 實。 而 2 5 0 0 年前 的 佛 佗 就 已 經 證 實, 並 在 經 典 中 做 了 詳盡 的 描 述! 很 多 人 一 聽 說 覺 悟 的 人 就 是 佛,成 佛 以 後 就 具 足 三 身 四 智、 五 眼 六 通, 就斥 之? 迷 信。 可 是 偉 大的 科 學 家 愛 因 斯 坦 卻 勇 敢 地 打 破 了 科 學 的迷 信! 這 確 實 發 人 深 省, 遺 憾 的 是 他 忽 略了" " 的作 用。 這 是 佛 教 所 特 有 的。


科 學 家的" " 通常 更 多 地 用 來 關 注 和 探 索 外 界 的 一 切, 他們 該 花 一 些 時 間 來 關 注 自 心 了! " " 的初 級 方 法 就 是 思 維 修, 用 自 我 意 識 觀 照 自我 意 識, 用 自" " 觀 照 自 心。 最 高 的 無 漏 智慧 是 由 禪 定 發 起 的, 是 從 無 所 得 中 而" " 的。而 知 識 和 學 問 是 通 過" " 的 向 外 馳 求 而 獲 取 的 , 是有 所 得 而 得。 建 立 正 確 的 宇 宙 觀 單 靠 知 識的 力 量 是 不 夠 的, 一 定 要 依 靠" " 的 力 量! 宇 宙 間 任 何 速 度都 無 法 跟" 意 念" 的 速 度 相 比, 人 類 最 快 速的 認 識 外 界 方 法 只 有 依 靠 每 秒 3 2 萬 公 里的 光 速, 而 距 地 球 最 近 的 星 也 有 數 萬 光年。 但 我 們 的" " 念 則 可 以 彈 指 間 往 返 無 滯!禪 定 的 方 法 就 是 開 發" 心智" 的 方 法, 唯 有 進行" " 的鍛 煉 才 是 認 識 宇 宙 人 生 的 最 根 本 的 方 法。什 麼 是 佛 為 " " 即 是 佛! 還 不 明 白 嗎?!


佛 教 的 哲學 觀 是 中 道 觀, 它 不 著 于 邊 見, 但 也 不 是住 在 中 間。 是 絕 對 的 相 對 迴 圈 的 絕 對 法 則。 究 竟 的 法 則 是 沒 有 區 別 相 沒 有 對 比 相的、 超 越" 能、 所、主、 客" 的 平 等 的" 不 二 法 門"。哲 學 是 自 然 科 學 的 龍 頭, 在 某 種 程 度 上 它更 靠 近 佛 法 的 唯 識 論。 由 於 哲 學 無 法 擺 脫主 體 論、 認 識 論 、 方 法 論 的" 葛藤", 常 常 是" 天 下 事 了 就 未 了 何 妨 以 不了 了 之"。 笛 卡 爾 說:" 我 思 故 我 在" 。但" " 無思," " 還在 否 為 笛 卡 爾 沒 有 也 不 能 再 向 前 邁 一 步了! 有 趣 的 是, 哲 學 的" 中觀 " 思 想 比 別 的 科 學門 類 更 為 明 顯, 更 接 近 佛 教。 如" 悖論"" 二律 背 反" 等。 例 如,你 先 預 置 一 個" 宇 宙是 有 邊 界 的" 這 樣 一個 假 設, 求 證 的 結 果 肯 定 對 的。 若 你 預 置一 個" 宇 宙 是 無 邊 界的 " 假 設, 則 求 證 的結 果 也 是 對 的。 同 樣," 人的 認 識 是 有 限 的 ( 或 無 限 的 )" 都可 以 成 立。 而 在 佛 法 中," 先有 雞 還 是 先 有 蛋" 這類 問 題 根 本 就 不 存 在, 雞 就 是 蛋, 蛋 就 是雞, 雞 同 蛋 根 本 就 無 區 別!" 主客 二 元"" 心物 對 立" 的 錯 誤 認 識是 許 多 哲 學 家 跳 不 出 自 我 製 造 的 怪 圈 的 根本 原 因 !


蘇 格 拉 底之 所 以 被 譽 為 " 西 方三 聖" 之 一, 是 因 為他 的 哲 學 命 題 是:" 這些 傢 夥 為 什 麼 會 為 生 那 麼 多 混 帳 想 法 為 " 十 分 難 得, 蘇 氏 已 進 入 了禪 宗 的" 參 話 頭" 的 境 界 了。 他 于 未 來 世 一定 會 是 一 位 大 菩 薩!


佛 教 包 含了 哲 學, 但 哲 學 不 是 佛 教。 哲 學" 理論" 只 是 聰 明 巧 辨 的" 戲 論",只 是 在" 俗 諦 " 上 是 一 切 自 然 科 學 的 指 導原 則 和 檢 驗 標 準。 然 而, 哲 學 的 詭 辨 常 常給 人 類 帶 來 巨 大 而 持 久 的 災 難! 這 一 事 實無 須 多 說。


" 三 界唯 心。 萬 法 唯 識"" 若 人 欲 了 知, 三 世 一 切 佛。應 觀 法 界 性, 一 切 由 心 造"。在 人 類 歷 史 上, 許 多 傑 出 的 哲 學 家、 思 想家、 藝 術 家 在 無 法 超 越 自 我 的 時 候, 用 結束 自 己 生 命 的 方 法 來 尋 求 解 脫, 這 是 很 可悲 的。 而 另 一 些 則 縱 身 躍 入 佛 法 的 海 洋 暢遊 洗 滌, 終 得 自 在, 轉 凡 成 聖, 成 為 人 天師 表! 這 是 很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和 效 法 的。


搞 佛 學 理論 研 究 的 人 還 不 一 定 是 學 佛 的 人。 科 學 家研 究 佛 學 的 代 不 乏 人。 但 重 要 的 是" 學 佛 " 而不 是" 佛 學"。否 則" 到 了 臘 月 三 十,仍 然 手 忙 腳 亂。 滿 肚 子 知 解 議 論 一 點 也 幫不 了 你!" ( 虛 雲 老和 尚 語 )。 佛 學 理 論 家 以 一 種 冷 凝 的、 審視 的 姿 態 考 證, 驗 檢 著 佛 法。 對 他 們 當 中一 些 人 來 說, 佛 法 是 研 討 的 學 術 而 不 是 皈依 之 所。 知 識 份 子, 文 人 墨 客, 甚 至 軍 政要 員 都 樂 於 附 會 佛 法。 無 論 是 正 信 也 好,附 會 風 雅 也 好, 沽 名 釣 謄 也 好, 甚 至 為 了討 生 活 也 好, 都 應 該 得 到 佛 教 的 攝 受。 佛法 不 離 為 生。 佛 教 有 天 賦 的 責 任 和 義 務 做為 生 的 不 請 之 友。 《 愣 嚴 經》 雲:" 未 法 世 間 , 邪 師 說 法, 如 河 沙 數。" 許 多 知識 份 子 帶 著 求 學 正 法 的 初 心 卻 隋 入 了 邪道, 甚 至 終 身 難 以 出 離, 這 是 很 令 人 哀 憐的。 許 多 佛 教 界 大 德, 以 出 世 的 精 神 做 入世 的 事 業, 捨 身 忘 死, 在 所 不 惜, 為 生 以何 因 緣 趣 向 佛 法, 則 以 何 方 便 度 化 之, 接引 之。 人 類 在 深 層 意 識 中 尋 求 究 竟 解 脫 的欲 望 是 本 來 就 有 的, 這 是 本 具 的 如 來 智 慧德 相, 無 論 你 願 意 承 認 與 否, 它 都 在 你 的自 性 中, 且 圓 滿 俱 足 , 只 是 因 為 蒙 塵 太 厚而 未 能 顯 視 而 己。 人 類 最 終 會 趨 向 解 脫 是不 以 人 的 意 志 為 轉 移 的," 人生 注 定 是 涅 磐"! 只是 遲 早 問 題! 諸 佛 世 尊 應 世 說 法 就 是 為 了讓 我 們 早 離 火 宅, 速 脫 苦 海。 佛 法 的 住 世與 否 並 不 取 決 於 科 學 家、 政 治 家 的 態 度,它 從 來 就 在 每 一 個 人 的 本 性 之 中。 沒 有 找到 它, 你 是 科 學 家。 找 到 了 它, 你 還 是 科學 家。 但 卻 是 已 經 覺 悟 了 的 科 學 家! 釋 迦牟 尼 就 是 一 位 覺 悟 的 科 學 家!


同 基 礎 科學 相 比, 應 用 科 學 給 人 類 帶 來 的 福 報 和 亨樂 真 是 眼 花 僚 亂! 但 是 它 的 負 面 影 響 則 更為 明 顯, 大 的 如 原 子 彈, 小 的 如 假 冒 偽 劣偽 品。 西 方 許 多 醜 惡 的 社 會 現 象 更 是 因 為濫 用 電 腦 技 術 而 引 起。 用 佛 法 的 因 果 律 來觀 察, 科 學 的 應 用 過 程 是 非 常 有 用 的, 而一 旦 形 成" 科 技 成 果" 了 就 是 無 為 的," 結果" 常 常 違 背 了 科 學家 的" 初 衷"。例 如 一 隻 杯 子, 在 製 造 過 程 中 要 遵 循 複 雜的 工 藝 程 序, 是 很 有用 的, 一 旦 成 為 杯 子,你 就 無 法 給 它 下 一 確 切 的 第 一 義 的 定 義,在為它 既 可 以 用 來 裝 水, 也 可 以 用 來 裝 沙。你 叫 它 杯 子 我 叫 它 口 盅。 你 說 它 不 變 了,掉 在 地 下 就 成 碴! 《 金 剛 經》 雲:" 佛 說 第 一 波 羅 密, 即 非 第一 波 羅 密, 是 名 第 一 波 羅 密"。科 學 家 的 所 有 發 現 創 造 都 是 有" 目的" 的, 但 結 果 卻 是" 盲 目" 的。科 學 家 的" 偉 大" 之 處 莫 過 於 研 製 出 了 核 武器, 而 現 在 他 們 又 忙 於 研 究 銷 毀 核 武 器 的方 法。 諾 貝 爾 的 偉 大 之 處 是 他 發 明 了 炸 藥,無 可 置 疑 地 為 人 類 物 質 生 活 享 受 帶 來 了 巨大 的 效 益, 但 這 是 向 大 自 然 超 額 索 取 的 方式 得 來 的, 人 類 正 在 吞 食 對 環 境 破 壞 所 帶來 的 苦 果。 何 況 二 次 大 戰 全 球 有 近 2 0 00 萬 人 死 於 炸 藥 的 濫 用!" 諾貝 爾 的 另 一 個 偉 大 之 處 是 將 賣 炸 藥 的 錢 留下 來 獎 勵 那 些 後 來 發 明 原 子 彈 的 人!" ( 印 度 哲 人 巴 布 巴 語 )


佛 教 並 不排 斥 科 學。 更 不 會 成? 科學 進 步 的 阻 力, 而 是 相 反, 佛 教 只 是 要 求和 規 範 人 類 的 一 切 行 為( 主 要 是 精 神 行 為)符 合" 善 業" 反對 任 何" 惡 業"。而 要 做 到 這 一 點, 根 本 前 提 就 是 必 須 破 除一 切" 無 明"" 無 明" 就是 執 萬 法 為 實 有。 最 嚴 重 的" 無明" 就 是" 我執"" 我執" 就 是 認 為 實 有 一個" " 的存 在, 就 是" 有 我 所做", 在 行 為 上 的 表現 就 是" 貪、 嗔、 癡、慢、 疑、 見"。 這 種 迷妄 的 人 生 觀 和 世 界 觀 是 導 致 人 類 無 窮 無 盡的 災 難 和 痛 苦 的 最 根 本 的 原 因! 當 今 世 界,人 類 對 賴 以 生 存 的 地 球 進 行 瘋 狂 的 掠 奪 和破 壞, 卻 並 未 真 正 緩 解 普 遍 存 在 的 饑 荒、貧 困 和 疾 病 問 題, 而 臭 氧 層 的 破 壞、 厄 爾尼 諾 現 象 以 及 核 戰 爭 的 危 險 逼 迫 著 全 人類。 地 球 就 象 一 艘 在 宇 宙 太 空 中 漂 泊 凋 零的 漏 船。 無 止 境 的 貪 欲 和 嗔 恚 帶 來 連 綿 不絕 的 戰 爭 災 禍, 道 德 的 淪 喪 引 發 了 愛 滋 病的 流 行 和 人 口 爆 炸, 金 錢 瘋 狂 的 浪 潮 熏 得人 們 利 令 智 昏, 精 神 變 態, 違 法 犯 罪。 由於 正 統 道 德 文 化 的 失 落, 使 這 個 世 界 熱 惱橫 流, 欲 壑 難 填。 現 代 科 學 技 術 日 新 月 異的 發 展, 一 方 面 最 大 限 度 地 滿 足 了 人 們 日益 增 長 的 物 質 文 化 生 活 的 需 要。 另 一 方 面又 對 精 神 文 明 建 設 提 出 了 更 高 的、 幾 乎 難以 達 到 的 要 求。 因 為 人 類 靈 魂 的 染 汙 速 度大 大 超 過 了 淨 化 的 速 度。 一 些 神 頭 鬼 面,機 謀 百 出 的 人 也 以 科 學 家、 宗 教 家 的 面 目出 現 愚 惑 為 生。 佛 說 這 個 世 界 是" 五濁 惡 世"! 人 們 甘 願做 財 色 名 利 的 奴 隸, 在 色 聲 犬 馬 中 沈 溺,於 六 道 輪 回 中 流 轉 生 死! 《 法 華 經》 雲:" 三 界 之 中, 猶 如 火 宅"。人 們 在 火 宅 中 忘 情 嘻 戲 而 不 自 覺, 諸 佛 菩薩 慈 悲 惜 湣, 空 演 了 無 上 甚 深 微 妙 之 法,欲 令 未 法 世 間 為 生 趣 向 無 上 菩 提。 同 歸 正覺。 佛 法 是 百 千 萬 劫 難 遭 遇 啊! 但 願 一 切善 知 識 都 能 惜 法、 學 法、 宏 法、 護 法!


佛 法 是 出世 間 法, 也 是 器 世 間 法, 人 世 界 法。 《 愣嚴 經》 雲:" 世 出 世間, 十 方 圓 明"。 禪宗 六 祖 慧 能 大 師 雲:" 佛法 在 世 間, 不 離 世 間 覺。 離 世 覓 菩 提, 恰如 求 兔 角"。 一 個 正信 的 佛 教 徒 或 一 個 理 性 的 科 學 家, 都 不 會遠 離 人 世 凡 塵、 生 活 在 虛 無 縹 渺 之 中。 他們 更 能 腳 踏 實 地 的 奉 獻 人 生, 覺 悟 人 生。佛 教 徒 跟 科 學 家 一 樣 關 注 著 人 類 和 地 球 的命 運, 他 們 有 著 高 度 的 責 任 感 和 慈 悲 心。" 若 一 生 未 成 佛。 終 不 於 此取 泥 洹!" 佛 教 家 和科 學 家 其 實 沒 有 什 麼 不 同, 他 們 都 有 一 個共 同 的 理 念-- 唯 有 地 球才 能 養 育 人 類, 唯 有 人 類 才 能 拯 救 地 球,唯 有 智 慧 才 能 拯 救 人 類, 唯 有 對 真 理 的 追求 才 會 擁 有 智 慧!


科 學 家 和一 切 知 識 份 子 儘 管 還 未 能 信 解 佛 法, 卻 確已 到 了 必 須 瞭 解 佛 法 的 時 候 了!


    願 人們 共 同 珍 重! 珍 重!!

 
 

葵涌 大連排道36--40號 貴盛工業大廈  第一期 13樓A 1307室

(舉行法事之佛堂位於旺角!)

電話:  96702042 郭生(請安裝wechat與我通訊)

佛儀館微信Mr-Kwok96702042

(因太多行騙電話,沒有來電顯示電話,均不接聽。)

如果臨終之人能聞六字大明咒,或甚至死後才向其屍體或骨骸誦六字大明咒,該人之意識即刻由下三道之中得到解脫,往生上三道,終得證果。如是此六字大明咒之功德利益不可勝數。

   

歡迎連結,功德無量。

 

願此殊勝功德 迴向法界有情

盡除一切罪障 共成無上菩提 


願以此網站所有佛經之功德迴向法界有情,一切中陰身眾生,蒙諸佛菩薩接引、業障消除、善業增長,隨願往生西方淨土。

為感謝各搜尋網站弘揚佛教殯儀網站,再以此網站所有佛經之功德迴向Google、雅虎、百度、新浪等員工,事業如意,身體健康,早證菩提。


 

 

 

Powered by ABCHK.com